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NLP  >   NLP技术  >    内容

摆脱你的心灵,诉诸你的感觉

作者:高潮铨|文章出处:中国NLP学院|更新时间:2007-12-17


  神经语言程式学(NLP)由Richard Bandler和John Grinder在私淑了人类学家Gregory Bateson,催眠治疗大师也是艾瑞克森催眠学派创始人Miltion Erickson,家庭治疗大师Virginia Stairt和完形治疗创始人Fritz Peals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在NLP的模式中处处可以见到这四位大师的惯用手法.下面我仅说说完形治疗创始人Fritz Peals的一句名言在NLP模式中的体现(顺便说一下,Bandler在吸收了Peals很多思想的同时也批判及抛弃了击打枕头和空椅子等技术--这两个技术也逐渐被PNI心理神经免疫学的实验证明对人的身心健康并没有好处,有人甚至发现这些技术只能暂时让自己觉得好受,之后会强化自己的原来的固定格式塔,使问题更严重。但尽管如此,完形治疗学对NLP的创立确实有很大的贡献。),这句名言就是“摆脱你的心灵,诉诸你的感觉”(lose your mind and come to your senses).这句话可以从很多个角度来理解:

  1,对人对事不要轻易下结论,只描述自己的感官所接受到的信息。虽然我们感官所接受到的信息也不一定真实(眼见,耳听等都不为实),但是感官信息总要比我们所下的结论要准确得多。如果我们随意下结论,那样可能会使我们的思维地图极为有限。我给一些例子,父亲看到儿子考了50分(感官信息),他不说“你考了50分,我有点不开心”(直接描述自己看到的和自己的感受),而是说“你是个坏孩子”甚至“你是个失败者”(对孩子下结论),你觉得哪种说法对孩子的伤害更大一点呢?

  根据NLP从属等级(neuro logical levels),我们的思维大致可以人为地划分为6个等级,环境enviroment,行为behavior,能力capability,信念和价值观belief and value,身份identity和精神connection,这6个层级构成一个同心圆,依次排列,环境在同心圆的最外层,精神在同心圆的最内层,越是靠近内层,这个层级就越高,对人的影响越大,改变起来也越不容易,而且高层级通常会影响低层级。

  所以,我们来看一下,“你考了50分”是孩子的一个行为,“我有点不开心”对孩子来说是环境层级,这两个层级都比较低,对孩子的影响较小,改变起来也很容易(不是吗?想一下,要改变环境,你只要离开那个环境就行了;要改变行为,只要去做就行了),因此,只要加以适当的鼓励,让孩子明白“考了50分”仅仅是一个行为,并不是他这个人(身份)有问题,下次只要改变行为,好好学习,考个55分就行了,不是吗?我们再来看一下“你是个坏孩子,你是个失败者”这个陈述--或者说这个结论,一般孩子对父母都有很大的信任,他很容易相信父母对他下的结论,不论好坏一律接收(正如John Grider说的,家庭是主要的催眠关系),于是如果这个小孩接收了父亲给他下的这个结论,认为自己是坏孩子,是失败者--归到身份层级,因为高层级通常会影响低层级,那么他的信念,能力,行为,环境渐渐会受到他的身份的影响而发生改变,可能他会开始建立一些不健康的信念,形成一些如偷窃,欺骗,抢劫的能力,并且真的去做出这些“坏孩子”的行为,同时去加入一些“坏孩子”的团伙。所有这些改变都来源于一个高层级的因素--身份的改变,而这个身份的改变来源于他的父亲根据自己的感官信息下了一个结论。看到这里,你觉得我们要不要摆脱我们的心灵(尽量少下结论,谨慎下结论),诉诸我们的感官呢?顺便说一下,NLP中一个假设前提“人不等于他的行为”,考了50分也不等于是个失败者。当然,我们如果把这个模式反过来用会有一定的好处,但也要注意适度。如孩子考了60分,我们可以说“啊,你是个好孩子,你将来一定是个伟人,爸爸为你感到骄傲!”,这样的结论对孩子有好处,但也请注意适度。

  我们再举一些简例,你有一天走在路上,有一个很有魅力的异性对你不停眨眼(感官信息),然后你就说“啊,他/她爱上我了”(下结论),但事实上可能他/她眼睛里进了沙,也可能他/她在向你后面的人眨眼。

  有一男生最近谈恋爱了,有一天他无意中看到自己的女友衣着光鲜地和一个老头交谈,打kiss,然后那老头抱起她,进了一间屋子(感官信息),他立刻火冒三丈“没想到她是这种人,竟然去做妓女,连一个老头都要”(下结论),然后他就和她分手了,事实上那个老头是他女友的父亲,也就是他的未来岳父。

  啊,我突然想到我们中国的“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故事,“失马”是感官信息,“焉知非福”这个“焉知”就是不知道,其实就是不下结论,中国人实在太有智慧了!

  2,少使用名词,多使用动词。NLP中有一个所谓的“名词化”(nominalization),就是把很多经验浓缩成一个名词,这个过程丧失了很多的信息,属于语言的一种扭曲(distoration)。比如我们把很多美好的经历浓缩成一个名词“兴奋”,那么到底是什么事,什么人让你兴奋,你有什么表现等等重要的信息就丢失了。又比如有人说“我的人际关系不好”,人际关系(relationship)是个名词,所以我们要充分了解这个人的问题,我们要把名词还原为动词“沟通”(communicate),“你说你的人际关系不好,你到底和什么人(with whom)沟通得不好?”“我和XXX沟通得不好。”你看,通过将名词还原为动词,我们不仅获得了较充分的资料,同时也为他/她澄清了一件事:你只是与某个人沟通得不好而已,不是人际关系不好。等等,问题还没解决,“我和XXX沟通得不好”是什么?没错,是一个结论。所以我们继续问:“你怎么知道的?怎么不好?”“因为我昨晚约XXX9点吃饭,我等到12点都没见到他/她。”(已经回到感官信息了)“啊,我明白了,所以,你有没有问他/她为什么不到?”“没有。”“你为什么不去问他/她呢?”最后事实表明,XXX昨晚在路上送一个出车祸的人去医院。

  其实我们上面“考了50分”的例子也是这样的,“考了50分”是一个动词,“失败者,坏孩子”是名词,过于名词化通常使一个人忽视一些重要的信息,用语言扭曲了自己的思想。(注意,有些事物本来就是名词的,这时我们还是继续用名词,书还是书,笔还是笔,只有一些很抽象的名词,我们才要把它们还原为动词。)

  在生活中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我们现在喜欢说“病人”“患者”,在医院里医生都不说住院者的名字,他们会说“3号房的那个高血压病人”“4号房的那个糖尿病患者”,这种我们有时叫做“贴标签”(label),人们也渐渐地学会了这种表述,“我是个病人”这个身份对他们有很大的影响,我们说过,改变一个身份是很难的,所以当他们说“我是个病人”时,这种身份通常是不容易改变的,你看那些高血压病人,糖尿病患者大多是终生有病的,因为他们的身份是病人,病人的行为就是要生病。我们不会说“我是个感冒患者”或“我是个咳嗽患者”,我们只会说“我感冒了,我咳嗽了”,所以感冒和咳嗽通常一个星期就好了。

  那么怎么办?很简单。“虽然我生病了,我总体上是个健康人。”“虽然我血压(糖)有点高,但我总体上是个健康人。”是不是味道全变了?血压(糖)高变成一个行为,可能随时可以降下来。摆脱你的心灵,诉诸你的感官。“我有鼻炎”变成“我流鼻涕了”,“我有扁桃体炎”变成“我喉咙痛”,“我有便秘”变成“我今天不排便”。

  顺便说一下,Bandler后期模仿了身心整合临床权威Moshe Feldenkrais,Feldenkrais有一个很有趣的信念,他说他从来没有“病患”,只有“学生”。很棒的信念,你认为呢?我们身心任何的不适都是一种学习,一个血压偏高的人学习如何放松,一个血糖偏高的人学习如何饮食,一个不开心的人学习如何改变自己的信念,一个考试焦虑的人学习如何轻松应考。我们每个人都是学生,大自然的学生,人生只有两件事,胜利和学习。

  3,不断提高自己的感官敏锐度(sensory accurity).感官敏锐度分为外感官敏锐度和内感官敏锐度。外感官敏锐度强才能更好地察觉周围发生的事情,也以更好地察觉人们的非言语动作--即NLP中所说的解读线索(accessing cues);内感官敏锐度强才能更好地自我察觉,也能与自己的内心有更好的沟通,活得更健康,更快乐。同时,通过诉诸感官(come to senses),我们可以很快地进入催眠状态,也可以很快地引导别人进入催眠状态,这也是艾瑞克森催眠模式中的常用手法之一,以后我们将详细讨论。

  先写到这里,下次再续.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