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NLP  >   NLP分享  >    内容

不懂“治疗”的治疗大师

作者:黄启团|文章出处:中国NLP学院|更新时间:2011-10-17

 

——浅谈心理治疗的发展 

       一直以来,业界有一个传说,中国NLP学院著名NLP导师张国维博士不懂治疗。甚至有个别同行攻击,不懂治疗有什么资格教NLP?我跟随张博士九年时间,我想就治疗谈谈我的粗浅看法。在谈治疗之前,我想先分享两个真实的故事:   


张国维博士

故事一:重新活过来的母亲

  山青水碧,风景如画的度假山庄,舒适怡人的《NLP专业执行师》课室里,学员们聚在一起,专注地凝听,认真地练习,热烈地讨论,开心地说笑。只有她,一位貌美如花的女士独坐窗边一隅,四天,以同样的姿势,抱着一台手提电脑(电脑里打开的是股市行情,她在炒股),面无表情地整整坐了四天。她是谁?为什么要来课堂?进了课堂为什么不听课?她为什么会这样?无从得知,因为她不和任何人交谈,看起来周围的一切也与她没有任何关系。她好像活在这个世界,可又毫无生气,仿佛是从世界切出来隔绝的一块,她在这个环境里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这是一个怎样的生命?这是一种怎样的生命状态?四天,她的头几乎从来没有从电脑前面抬起来过!她的视线也从来没有在别人身上停留过!助教及工作人员觉得要加以干预,还有几位从事治疗行业的学员肯定地认为她有病,想对她进行治疗。可是张博士阻止了,他说:“她有她自己的学习方式,我们尊重她”。

  第二阶段,她来了,课堂里她依然如故。依然独坐在同一个地方(电源插座旁),依然隔绝,但是,偶尔她会合上电脑,抬眼看看台上的老者,依然用她独特的方式,渡过第二阶段的四天。

  第三阶段,她准时来了,当这次出现在教室里时,她没有带电脑。这一次,她竟然没有走到以往一直独坐的位置,她和同学们坐到了一起,在接下来几天的学习中,她的表现也与正常学员无异。

  课程前后延续时间为三个月,课程的最后一天是毕业演讲,她流着泪告诉同学们她的故事:她因为被前夫遗弃,独自带着她的女儿,患重度抑郁多年,之前一直靠吃药来缓解抑郁的折磨。经她的治疗师推介,她走进了张国维博士的课堂。回过头来看自己前面两个阶段的状态,她才知道第一段段的她几乎彻底从世界和人群中退出,断掉所有联结,丧失了对这个世界和对自己的感觉!包括活着的感觉!而从她第二阶段偶尔抬起头看看老师那刻开始,她重新有了对世界的触觉!慢慢地她开始有活着的感觉,然后一点点变得鲜活。接下来,她追随博士走完了执行师、高级执行师、导师班。现在的她,正以鲜活的热情从事亲子教育,把她所有的热爱注入“灿烂孩子的生命”这项事业当中,她的灵魂,穿越了创痛黑暗后,开始以崭新的姿态来服务这个世界。她就是现在的NLP亲子导师张艾儿。


课堂上的个案演示

  故事二:焕发了内在的光明

  她的故事,让人不忍卒读。22岁,一位大三的学生,正是如花般向着世界绽放自己的年龄,正是用自己的眸子去感受世界的缤纷美丽的年龄,正是张开翅膀,喷涌着热情准备展开飞翔的年龄,却被告知自己得了将导致失明的眼疾,眼睛正一天一天地在变暗。那一天会到来,而她不敢想象那是怎样的情形。生命象折翅的小鸟,再也不能飞翔;世界将不由分说,在她面前“砰”地关上门。绝望的她悄悄出走,走前给父母留下了遗书:当我眼睛失明的那天,就是我离开世界的时候。是啊,如果看不到这个世界,为什么我还要活着?又怎么活?既然上帝要抛弃我。命运要诅咒我。我为什么要承受?

  身为大学教授的父母用了他们满腹经纶的学问都无法说通自己的宝贝女儿,通过朋友介绍找到了我,请求让她走进张博士的课堂。当时我很犹豫,一位有自杀企图的学员,会给公司带来多大的风险!同时也担心:心病因眼疾而起,治不了眼睛,面对如此重大的挫折,心病能好吗?爱女心切的母亲反复请求,不愿放过一点点机会。我不得不和老人家商量,没想到慈悲的老人毫不犹豫地收下了女孩。

  在母亲的监控下(因为我们担心出意外),女孩参加了张国维博士6天的《NLP时间线治疗》课程,课程结束那天,女孩站到了台上,患病的眼睛虽然暗淡,但写满坚强和力量。她说:如果命运注定我将生活在黑暗中,我将以所有的力量去寻找光明;谁说黑暗中的生命就不能舞蹈,我的舞蹈,因为这份黑暗的底色而更加感人。现在的她是培训行业的一名从业人员,未来的NLP导师,她立志要帮助更多人实现更美好的生命。她更想帮助那些和她一样患病的人,她相信,张国维博士可以让她明白,她也同样有能力让更多人明白:眼睛失明,可以点亮心灯,没有了外视,可以用内视去感受世界,生命依然会绽放光彩!

  她就是来自成都的美女方爱。

  (因隐私关系,以上两故事主角皆为化名)

  什么是治疗

  以上只是在我与张博士相处九年中众多故事中的两个,在这两个故事里,主人公的生命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这算不算治疗呢?如果算,可是张博士没有单独为她们做过任何工作啊!如果不算,那她们的生命又如何会在短时间内得以疗愈呢?如果按传统心理学专业上的“治疗”来定义,这真不是治疗。那从张博士的角度看呢?当然不是。比如第一个案例,对于她的状况,博士只是认为:她用她自己的方式学习。我想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是没有把她当作病人的。在他眼里:她没有病,她没有问题。治疗治疗,有病才有治和疗,连病都不是,说是“治疗”不免有些牵强。

  既然不是“治疗”,那症状为何会消失?曾经被心理专家定义为抑郁症多年的“病人”为什么会得到疗愈?一个已写下遗书的大学生又为何能重燃人生的希望?

  传统意义上的治疗,通常是去到医院,开一些抗抑郁抗这个那个的药;或者坐在椅子上,面对着心理治疗师,回答各种各样的问题。这些通过某些理论设计的问题,试图从各个角度研究你的创伤,时间可以往前追溯到中年、青年、少年、孩童甚至母腹中;范围可以扩展到你和父母、兄妹、朋友、同事、领导甚至陌生人的关系上,一遍遍回忆过往的创伤,拼命地哭喊:“医生,我很痛苦,快告诉我,为什么这么痛苦,有什么方法可以赶紧把我治好?”。可是张国维博士,从不问为什么,疗愈已经发生,难怪会有很多专家攻击和批评,因为他不按传统的套路走。

  那现在关键的问题是,不经治疗的疗愈是怎么发生的呢?可以复制吗?

  这让我想起了100多年前,人本主义心理学创始人罗杰斯说过的一句话:有些创伤是不需要治疗的,当内在的力量足够强大时,疗愈会自动发生。正如同被砍伤过的小树在成长的过程中旧的伤口会自然愈合一样,如果受创者的生命能量恢复自然的流动,在交付自己于能量的流动中时,疗愈就会发生。

  在我与张博士相处的九年中,我已记不清有多少经过博士身边的得到疗愈的人,他们就是通过这个方式找到了自己生命的出路。的确没有专业的治疗方式,所以我不知能否称之为治疗,他们只是在NLP课堂里面,跟着课程一起往前走,以这种方式来到了一个生命的新生地。

 


张博士和他的学生做个案时的场景
1 2 ... 2

标签: